▲9月22日,合肥,觀眾在2023世界制造業大會集成電路與新型顯示展區體驗裸眼3D。圖/新華社


得制造業者,得天下。


據央視新聞報道,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李強9月21日在北京市調研專精特新企業發展情況。他強調,要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進一步堅定信心、保持定力,支持廣大專精特新企業聚力科技創新、深耕細分領域,為推進科技自立自強、穩定產業鏈供應鏈發揮更大作用。


專精特新之外,2022年和2023年,廣州連續兩年喊出“產業第一、制造業立市”的口號。服務業占比超過70%的廣州重返制造業立市,無疑向外界傳遞出了重要信號。


實際上,據不完全統計,全國至少已有10多個省份、多個城市紛紛強調要提升制造業占比,將“工業立市”“制造強市”作為“十四五”發展的重要戰略目標。


制造業是立國之本,產業強方能經濟強。二十屆中央財經委第一次會議強調,加快建設以實體經濟為支撐的現代化產業體系。放眼全國,將發展制造業擺在提振實體經濟的首要位置已經成為各界的共識。


中國城市回歸制造業的一連串新動向,值得關注。


制造業之城


全國70%的眼鏡產自江蘇丹陽,80%以上珍珠產自浙江諸暨,全球70%的打火機產自湖南邵東……


今年上半年,中國制造業交出亮眼成績單。


在41個工業大類行業中,有26個行業實現增長,增長面達到63.4%。在統計的620種主要工業產品中,有331種產品產量實現增長,增長面超過五成。


從新能源、新材料、生物醫藥到人工智能、數字經濟,中國制造業支撐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同樣也是城市“突圍”的重要法寶。


制造業立市,誰在領跑?


2023年上半年,中國規上工業營收10強城市分別為深圳、上海、蘇州、佛山、北京、重慶、寧波、廣州、天津、東莞。


從規模來看,在中國工業十強城市中,珠三角和長三角領先優勢明顯。其中,珠三角占據四席,包括深圳、佛山、廣州和東莞,是當之無愧的制造業重鎮。


廣州市社會科學院區域發展研究所所長、廣州城市戰略研究院常務副院長、研究員覃劍在接受新京報新京智庫采訪時表示,在全省的統一推動下,各地對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已經形成高度共識,如廣州提出堅持產業第一、制造業立市,深圳強調堅持制造業立市之本,佛山明確把制造業作為發展當家之本,東莞提出高質量建設科創制造強市等,并根據自身特點出臺了一攬子支持政策措施。


“今年以來,廣東省工業、先進制造業、高新技術制造業投資均呈現出兩位數以上的快速增長態勢,先進裝備制造業、汽車制造業、集成電路等產業實現較快增長?!瘪麆φf。


新京報新京智庫注意到,佛山、東莞的制造業占比常年保持在50%左右。這在全國都不多見,比蘇州、寧波、無錫、南通等很多長三角“萬億”城市還高。


拿東莞來說,改革開放以來,東莞制造業創造了“東莞塞車,全球缺貨”的“世界工廠”的現象,尤其是電子信息產業,全球每銷售6臺手機,就有1臺是東莞生產。


電子信息產業是東莞制造業當仁不讓的“中流砥柱”。


2022年,東莞規上電子信息制造業產值達到9470.2億元,已經形成新一代通信設備、手機及新型智能終端、半導體元器件等完整的產業鏈。近期,隨著華為手機業務的回歸,作為重要的生產基地,東莞電子信息產業有望繼續保持強勁增長勢頭。


華東師范大學城市發展研究院院長、區域經濟學終身教授曾剛告訴新京報新京智庫,回首過往,東莞電子信息產業發展主要得益于深圳、廣州產業發展的外溢、擴散效應,就是一部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的“成功史”。


在曾剛看來,從總體上看,東莞電子產業目前正處在生死存亡轉型升級發展的關鍵時期,告別“廉價組裝”生產,走向“設計研發”服務,實現從規模經濟向品質經濟的躍升,是其發展大勢。


這些城市盛產“專精特新”


專精特新企業是我國邁向高質量發展過程中提升傳統產業、培養新型產業的重要支撐。


今年8月,第五批國家級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名單開始公示,共有3671家企業上榜,這也使總數達到1.2萬余家。


從行業分布情況來看,1.2萬家“小巨人”企業中,制造業企業超1萬家。這些在某一細分領域堅持創新、堅持研發,擁有“獨門絕技”和“拳頭產品”的中小企業已經成為中國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縮影。


其實,引導中小企業走“專精特新”發展之路,北京一直走在全國前列。從第五批專精特新“小巨人”名單來看,北京共有243家中小企業入選,這也使得前五批北京國家級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達到795家。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的專精特新企業主要分布在海淀區和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其中,海淀區以337家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名列北京市各區域之首,占全市42%以上;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以98家名列第二,占全市12%。


例如,在落戶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的國家級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中,機器人和智能制造企業占比近五成。北京經開區也著力建設包括機器人和智能制造產業在內的四大主導產業,推動制造業向高端化、智能化、綠色化躍升。


在制造業領域,北京專精特新企業研發特征也比較明顯。


據北京市經濟和信息化局相關負責人此前介紹,北京市“專精特新”企業整體表現出“高精尖、高研發、高成長”特點。近六成研發費用占比在10%以上,近七成企業與產業鏈龍頭企業形成配套,近八成屬于十大高精尖產業領域,近九成企業研發人員占比20%以上。


中國社會科學院生態文明研究所研究員單菁菁對新京報新京智庫表示,北京一個重要的定位就是科技創新的高地,“那么可能在研發能力上面,它在全國是最頂尖的”。


除了北京,深圳在專精特新領域也以“黑馬”的姿態在奔跑。在第五批公示名單中,深圳有310家企業入選,新增數量在主要城市中位居前列。


其實,作為經濟強市,深圳不僅擁有完善的產業體系和龐大的市場需求,中小企業數量也是非常龐大。


深圳市工業和信息化局黨組成員、副局長肖祖平此前曾對外表示,深圳中小企業超過240萬家,占企業總數的99%。


從上榜企業所屬行業分布來看,深圳的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涵蓋了電子信息、裝備制造、生物醫藥、新材料等多個領域。


拿電子信息產業來說,截至7月,深圳規上電子信息制造企業超過4100家,有年產值千億級企業5家、過百億企業27家、五億以上企業近400家、全國電子信息百強企業21家。


中山大學嶺南學院教授林江接受新京報新京智庫采訪時表示,廣東省的專精特新企業主要分布在廣州市、深圳市、佛山市和東莞市四個灣區城市,這四個城市的主要特點是,廣州和深圳是支持制造業發展的現代服務業最為集中的城市。


“深圳專精特新企業所在的行業,通常代表了當前市場上最活躍,最具創新活力和最具市場潛力的企業領域?!绷纸f。


對于整個專精特新中小企業未來的發展,林江也指出,專精特新企業之間需要通過合作、建立戰略聯盟等方式做大做強。專精特新企業之間應該有較強的互補性,拓展這些企業之間的業務聯系和互助關系是未來的發展方向。


推動城市轉型升級


曾幾何時,制造業是合肥的短板,近年來,因為押對賽道,引進京東方、蔚來,投資長鑫存儲,合肥也被外界稱為“最牛風投城市”。


今年年初,新一批全球“燈塔工廠”名單發布,合肥有兩座制造工廠入選,這也使得合肥共擁有4家“燈塔工廠”,數量在全國城市中位居第二。


這座在2022年規上工業總產值就突破萬億的城市,在制造業領域開啟了趕超模式。


拿新能源汽車產業來說,蔚來創始人兼CEO李斌曾放言稱“保時捷的工廠,肯定比不上江淮的工廠”。


李斌對江淮工廠新能源汽車制造能力的自信來自于這些年合肥制造業實力的不斷積淀。例如,在新能源汽車產業鏈上,除了擁有比亞迪、蔚來、江淮、大眾安徽等整車企業,合肥還集聚產業鏈企業500余家。


在曾剛看來,合肥新能源汽車呈現如下特點:第一,成長迅速。新招引產業鏈企業近百家,比亞迪一、二期全面投產,新橋智能電動汽車產業園電驅動二期、電池一期等項目順利開工。2023年上半年汽車及零部件增加值同比增長超130%,前7個月新能源汽車產量37萬輛、增長近4倍,躍居全國城市前5位;第二,產業生態環境優越。合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在組織保障、政策、資金、資源配置、產學研一體化等方面給予了全面支持。


“合肥新能源汽車產業有力地促進了合肥制造業的發展壯大。2022年,合肥規上工業總產值突破萬億?!痹鴦傉f。


制造業的溢出效應最直觀的體現就是對城市能力躍升的推動作用。


在曾剛看來,蔚來、京東方等大項目的牽引帶動作用功不可沒,除了其自身快速擴大的產業規模之外,其溢出效應、對其他制造業的升級推動作用不容小覷。放眼未來,合肥有望成為我國重要的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基地之一。


除了合肥制造業升級闖關帶動城市能級提升,還有一些城市正在推動傳統制造業轉型的路上。


例如,重慶的摩托車產業。從上世紀70年代末開始,重慶依靠嘉陵、建設等摩托車品牌逐漸形成一大批全國聞名的重慶“摩幫”和零部件企業。


根據相關媒體披露的數據,在2007年,重慶的摩托車產量約占全國的30%,摩托車發動機占全國的50%以上。


傳統制造的“摩幫”加速向新能源轉型考驗著重慶制造業能否順利向“智造”轉型。


今年6月,重慶市召開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大會,提出要著力打造33618現代制造業集群體系,明確了加強新能源摩托車、中高端摩托車研發,大力發展室內高端摩托車的高端車架、電驅動等關鍵零部件,完善本地配套體系,加快推動摩托車產業集群發展。


無論城市競爭,還是大國博弈,制造業都是關鍵賽道,產業強則城市強,城市強則國家強。


新京報記者 查志遠

編輯 柯銳

校對 賈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