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照關山,千里共明媚。遙憶故園人,娟娟坐相待?!泵康角锾?,頤和園的景致總是令人神往,黃葉紛飛,秋韻濃郁……大松再來到此地時,卻已成了名副其實的“故園人”。


換種“更自由”的方式講古建


2019年,30歲的大松思前想后,經歷幾個難眠的夜晚,最終辭掉已經持續6年的頤和園講解員工作,轉而以拍攝短視頻的方式講解古建筑知識。在他看來,原先的工作雖屬于事業單位的外包性質,但前途一眼望到頭,再加上熱愛自由,他開始籌劃創建自媒體賬號。


這并不是一個“拍腦門兒”決定。老粉絲都知道,大松在做“大松講古建”這個賬號前,還用另外一個賬號進行了“試水”?!芭臄z清東陵香妃地宮的視頻給了我希望”,大松看著視頻播放量和粉絲量噌噌上漲,心想“原來自己還可以做這個”。


新的“大松講古建”賬號也上傳了一個定陵地宮的視頻。視頻里,大松徒步走下地宮樓梯,停在左配殿前,帶領觀眾感受地宮有多深,還用文字標明全程無快進,腳步聲也是原聲錄制,這是大松點贊量最多的作品。目前這個賬號擁有11萬粉絲,是古建筑垂直領域的意見領袖。


“由淺入深”是大松兩次將賬號“從零到一”做起來的“秘籍”,“不要一上來就講很多的專業名詞”。因為大松也是在已有歷史基礎上自學的古建筑,他深知古建筑門檻高。大松希望自己能夠做觀眾的領路人,幫助他們邁上第一層臺階。


與母親的兩年“對賭”


離開相對穩定的工作,大松也“后悔過”。在他的古建筑講解創業剛起步時,就撞上了新冠疫情。古建筑講解大部分時間需要實地探訪,但疫情限制了出行,各大景點也關起大門,大松只能利用原先積累的素材做二次剪輯。


2019年至2022年,大松發現在景點里講解古建筑的視頻流量一般,并沒有給自己創造穩定、可觀的收入。北京的房租和運營賬號的前期投入給大松造成不小的負擔,這主要包括購買無人機、運動相機、云臺等直播和拍攝設備,以及往返景點的路費等,“這些東西確實開銷不小,我甚至到現在都請不起一個助理?!?/p>


母親見面時委婉建議他先找個“正經工作”,但大松覺得自己做古建筑科普短視頻很有意義,“自己選擇的路,跪著也要走完”,他笑著說。大松懇請母親給自己兩年期限,“如果這條路實在走不下去,我再找個班上?!?/p>


幸運的是,疫情期間,大松老賬號的故宮平面圖視頻火了,粉絲數量從10萬一下漲到40萬、50萬,甚至60多萬。今年夏天大松連續兩次去山西做直播,針對南禪寺、佛光寺兩個唐朝建筑的直播,都取得了不錯的效果,這讓他的新賬號也出現了轉機。


粉絲支持是大松堅持的動力?!耙驗槟?,我們才能從完全不懂古建筑的小白,變成能夠辨認出古建筑的斗拱結構的入門生”,這些評論讓大松產生了成就感。2022年春天時,一位湖南長沙的粉絲突然來到大松直播間,從此“住在”這里,給了他很多支持和鼓勵。這位粉絲陪伴大松度過了最困難的一段時間,后來他們也成為現實生活中的朋友。


大松在線下遇見過太多心不在焉的游客,他們不為講解而來。曾經有一次,他沉浸在耐心的講解中,游客卻突然問:“這垃圾桶是什么(材質)做的?”這種不在相同頻道的交流很讓他難受。短視頻和直播卻給了他慰藉。大松相信,在抖音上能堅持看完自己直播的人,一定是對古建筑很感興趣的?!耙驗槲抑v的東西很小眾,不感興趣的人進來5秒內,肯定就劃出去了?!?/p>


探索古建筑講解變現新方式


目前,大松的收入主要來源于直播打賞和帶貨。大松說,他帶的貨多是與古建筑有關的專業書,這些書自己都把關過,“我不能為了賺錢就瞎推薦,看過之后覺得好的,才推薦給大家?!贝笏蛇€提到,“有些書的內容確實不行,會砸招牌”,所以不會輕易答應出版社的推廣邀約。


大松說,期待抖音官方可以給做小眾內容的賬號多一些流量支持,或舉辦一些類似“重走梁林(梁思成、林徽因)路”的活動。他也期待著,自己能像抖音上的古建筑科普博主“斗拱王爺爺”或“楊爸圖說”一樣,要么線下做研學,要么搞線上課程?!跋奶烊ド轿?,古建筑景點每天的研學團可多了,我也想找機會做做?!?/p>


在大松看來,古建筑是“凝固的歷史”,同樣具有科普價值?!扒嗌倌暝絹碓街匾晜鹘y文化,北京的古建筑博物館,還有放眼望去盡是古建筑的故宮,這些都是好題材,可別浪費了?!贝笏烧f。


文/劉暢

編輯 宋鈺婷

校對 賈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