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訊(記者肖隆平)4月12日,由新京報社主辦,新京智庫、貝殼財經承辦的“新質·共生——2024新京智庫春季峰會”在京開幕。在開幕式上,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會長、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鄭功成表示,我們已經跨入了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新發展階段。中國式現代化因其面臨的是人口規模巨大的難題,需要創造更加先進的生產力來為經濟社會高質量、可持續發展提供不竭的動力與支撐。


4月12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會長、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鄭功成在“新質·共生——2024新京智庫春季峰會”上演講。


發展新質生產力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


鄭功成表示,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新質生產力作為一個全新的戰略性概念,是與中國式現代化相適應的先進生產力質態,其科學內涵是以“創新”來主導并實現“高質量”發展,進而不斷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最終步入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理想境界。


黨的二十大報告科學地闡明了中國式現代化的五個基本特征,人口規模巨大和共同富裕是擺在我們前面的兩個最重要的基本特征。其中,人口規模巨大反映的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難度,共同富裕體現的是中國式現代化的本質。


“如果我們將新質生產力理解為與中國式現代化相適應的先進生產力質態”,鄭功成說,“那么,發展新質生產力就必然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高度重視其在保障民生與改善民生、促使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歷史進程中發揮出戰略性作用,這種戰略性作用發揮得好與壞,無疑需要與人口結構的發展變化保持適應性?!?/p>


鄭功成進一步解釋,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近20多年來,我國的人口結構已經發生了深刻變化,人口老齡化客觀上為人口規模巨大的基本國情增加了復雜性,也給中國式現代化建設增添了挑戰難度。因為我國的人口老齡化不僅規模超大、速度超快,而且同時伴隨著少子化與高齡化。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截至2023年底,我國60歲及以上人口為2.97億人,占總人口的21.1%,其中65歲及以上人口為2.17億人,占15.4%。


鄭功成介紹,這兩個指標均較2000年翻了一番多,而80歲及以上人口則從1100多萬增長到約3800萬人,每年還在以5%以上的速度遞增,我國正在不可逆轉地向深度老齡化、快速高齡化時代邁進。同時,全國新出生人口從2016年的1786萬陡然下降到2022年的956萬,再降低到2023年的902萬人,人口總量減少數從2022年的85萬人增加到2023年的208萬人,我國已經進入了人口負增長時代。


這一組數據的背后,隱含著日益蔓延的養老焦慮,同時伴隨著育兒焦慮,應對人口老齡化挑戰事實上已經成為中國式現代化建設面臨的世紀難題,同時也蘊含著巨大的發展機遇。因此,“以解除老年人后顧之憂、促使老年人共同富裕為目標的養老產業應當成為發展新質生產力的重要方向”,鄭功成說。


龐大的老年人口決定了養老產業的未來


那么,如何將養老產業發展成為新質生產力的重要方向?


鄭功成建議,應將養老產業作為中國式現代化建設的新興戰略性支柱產業進行定位。這主要取決于四個基本事實:首先,老年人口規模日益龐大,決定了保障與改善民生、促進共同富裕需要持續提升對老年人的關注與重視程度,滿足老年人需要構成了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需要的極其重要組成部分。因為老年人的生活質量不僅關乎老年人自己,還關乎家庭成員的生活質量。


其次,老年人口規模日益龐大,決定了中國巨型市場的細分及供求關系必然發生深刻變化,養老產業應當是民生經濟的潛力巨大的新增長點并且是可以持久的朝陽產業。


再次,養老產業的發展需要有革命性突破的新科技。這包括促進老年人健康長壽的生物醫學技術、彌補年老失能的智能化輔具、改善老年生活質量的數智化設施與服務等。其不僅具有廣闊的發展前景,而且會帶給老年人全新的生活體驗。


鄭功成介紹,以日本為例,許多高科技、智能化產品均應用于老年人群體,由此也帶來了相關產業的升級。比如假肢,十多年前,我國一些企業生產的假肢幾乎只具衣服架子功能,而日本的假肢幾乎具有人體的絕大多數功能。這種差異性既直接影響到消費者的體驗,也決定了產品市場與產業發展前景。因此,老年群體規模的日益龐大和養老需求多樣性,決定了養老產業迫切需要革命性的科技創新。


最后,“養老產業的發展需要創新性地配置生產要素”,鄭功成表示。以養老服務業為例,社會主義制度下的土地公有制決定了支撐這一產業發展的基本勞動資料具有公共品屬性。我國雖然也可以由政府舉辦養老服務,但絕對不可能由政府包辦養老服務。我國也可以借鑒歐美日韓的經驗,走養老服務產業資本化或者養老服務業慈善公益化的道路。但這兩者均因具有不確定性,且對促使老年人走向共同富裕缺乏力度而很難成為養老服務業的主流。真正適合我國國情的養老服務業發展取向,應當是公建民營的新路。


在新質生產力引領下實現養老產業全面快速發展


鄭功成介紹,老年人都有衣、食、住、行、用、養及其他相關服務類需求,這種需求與兒童及成年人具有一定的差異性,從而決定了養老產業是一個橫跨多個產業且垂直跨越第一、二、三產業的綜合性產業集群;同時,基于老年人群體規模龐大,任何一種需求都會形成一個規模消費者群體,且先進的養老產品還可以滿足國際市場的需要。因此,我國的養老產業應當在新質生產力的引領下盡快實現全面快速發展。


養老產業主要包括六類業態,即老年健康與醫療產業、養老服務產業、老年輔助用具產業、老年生活用品產業、養老金融業,以及其他養老產業——包括老年文化、體育、旅游、娛樂等相關服務業。如老年大學在一些地方就處于供不應求狀態,老年人參與的文體項目還明顯不足(目前流行的廣場舞只是典型一例),老年人的旅游與娛樂還缺乏成熟的產業支撐。


“前述產業一頭連著民生,一頭連著經濟,構成了一個龐大的產業集群”,鄭功成表示,這可以且應當成為未來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重要一極。我國需要全方位推進上述產業的創新,進而促使整個養老產業高質量發展、可持續發展。


此外,發展養老產業需要因地制宜、因業制宜、因時制宜。但要真正實現養老產業高質量發展,鄭功成認為還需要把握好四點:首先是要堅持以人為本,一切從維護、確保、提升老年人的生活質量出發,在堅持科技創新的同時注入人文關懷。


其次,需因地制宜發展養老產業。這主要是基于我國幅員遼闊、地區發展不平衡,各地老齡化程度不一,養老文化也存在著差異性,對養老產業發展的需要既具有一致性,也具有差異性,如果不堅持因地制宜,就會出現供求脫節現象,既不能滿足老年人的需要,也會導致資源浪費。因此,必須因地制宜地發展養老產業,唯有如此,才能以高質量的供給滿足老年人的真正需要,進而達到保障與改善民生和發展經濟的雙重目標。


再次,因業制宜發展養老產業。養老產業橫向跨越多個產業,垂直跨越第一、二、三產業。不同的業態都要追求高質量發展,但在創新方面卻并非如此。如老年輔助用具的智能化能夠更好地改善有需要的老年人的生活質量,但養老服務卻還不能放棄絕大多數老年人居家養護的傳統。因此,“我們需要根據不同養老業態的發展要求,追求技術突破和生產要素創新性配置”,鄭功成說。


最后,需因時制宜地發展養老產業。從民生視角出發,老年人的需求是多方面的,也是不斷升級的,在不可能實現全面同步滿足的現實條件下,還需要分清輕重緩急,把握好先后順序,因時制宜地發展養老產業?!昂侠淼倪x擇是將解決老年人的急難愁盼問題擺在優先位置,同時通過清晰的制度安排為老年人乃至全體人民提供穩定的養老安全預期”,鄭功成說。


鄭功成表示,我國已經進入了長壽時代,養老產業的發展不僅關乎民生質量的好壞,而且已經成為經濟社會發展日益重要的一極。我們應當運用新質生產力理論,全方位地積極推動養老產業高質量發展,進而為中國式現代化建設目標的如期實現提供有力支撐。


編輯 柯銳

校對李立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