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中國旅游報社原社長高舜禮在“新質·共生——2024新京智庫春季峰會”上演講。


新京報訊(記者肖隆平)4月13日,由新京報社主辦,新京智庫、貝殼財經承辦的“新質·共生——2024新京智庫春季峰會”在京舉行。在“從‘網紅城市’到‘長紅城市’—城市主題論壇”上,中國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中國旅游報社原社長高舜禮作了《“潑天富貴”的緣由、價值與意味》主旨演講。高舜禮表示,去年出現的“網紅城市”現象,給了旅游一個正名、揚名的機會,不僅讓城市空前露臉、市值飆升,旅游產業也呈現了高光時刻。這顯示了旅游的綜合拉動功能,還催生了很多新的產業形態。


比如,洛陽因漢服國潮熱,當地的服裝租賃被拉動——最初只有幾十個攤位租借服裝,后來發展到幾百個,幾千個。后來,洛陽又成立了漢服研究院。一個新的產業就在洛陽誕生了,這就是“網紅”現象的一個作用。


高舜禮認為,“網紅”有益于全社會重新認識和定位旅游產業,走出一些似是而非的認識誤區,重新把握旅游的規律。同時也讓黨政領導對旅游高看一眼?!熬W紅”的出現與持續,與各地黨政領導的重視是分不開的,有的是持續性地重視、一貫地重視,有的是爆紅了以后才重視。


“網紅城市”的頻現預示著旅游新常態已經到來。但能否讓“網紅”城市“常紅”或“長紅”?“我認為很難”,高舜禮說。


因為一座城市成為“網紅”是有機緣性的,而且處于“網紅”時,城市的諸多服務和管理處于一個極限狀態,因為是在黨政“一把手”的嚴厲要求下、督導下,城市管理人員的“弓弦”拉到了極致,但這種城市供給和服務很難持久。換句話說,“一座城市‘網紅’期間接待超規模、超常量的游客,讓城市管理人員的弦繃到了極限,就會出現物極必反現象?!备咚炊Y說。


不僅如此,高舜禮認為,“網紅”給城市吸引來的關注者中,有很多其實是來圍觀的。即便吸引來的游客也是喜新厭舊的,游客量是會此起彼伏的,這是旅游市場的共性。如果有其他城市成為新的“網紅”了,那很多游客就會將注意力轉移到新的“網紅城市”去。


綜上所述,高舜禮表示,要讓一座城市“常紅”或“長紅”是很有難度或者概率不高的。但也不是說就要消極應對了,還是可以去做一些事。比如,處理好營銷與旅游產品以及旅游發展的關系,不能成為全國性的“網紅城市”,那也可以找找當地合適的引爆點,成為一個區域性的“網紅城市”。


編輯 柯銳

校對 張彥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