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初,我們產生的塑料垃圾數量在十年內的增幅超過了之前40年內的增幅?!甭摵蠂h境署在一份公開的報告里強調,一次性塑料制品無處不在,它們已經成為我們許多人日常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世界各地,每分鐘就有100萬個塑料瓶被購買,而全世界每年使用的塑料袋多達5萬億個。


“限塑”的堵點在哪?塑料垃圾為何不能被很好的回收?新京報零碳研究院近日專訪了聯合國環境署前官員、青合循環經濟與碳中和研究院院長蔣南青。蔣南青表示,有必要建立“生產者責任延伸制”,從塑料包裝的全生命周期進行全方位改變,從而構建從生產到使用,從回收到循環的閉環,推動減塑工作走實向深。


“我們的問題在于‘生產者責任延伸制’的缺失”,蔣南青強調,這一制度理解起來就是,前端沒人為后端的回收再生成本付費,其中最大的問題在于成本。塑料回收再生這個過程需要工廠生產,生產廠家要回收塑料卻額外增加了成本,所以出現了回收再生塑料成本甚至比生產新塑料還要貴的倒掛現象。


聯合國環境署前官員、青合循環經濟與碳中和研究院院長蔣南青。受訪者供圖


“生產者責任延伸制”缺失


拿外賣來說,數據顯示,2015年至2020年,我國主流互聯網外賣平臺訂單量從17億單增長到171.2億單,消耗(廢棄)的塑料從5.7萬噸增長到57.4萬噸,5年增長近10倍。蔣南青預計,如今餐盒的用量全國算起來每年應該超過100萬噸了。所以我們要鼓勵把餐盒專門回收、清洗,做成再生產品,比如行李箱、箱包、紡織、運動戶外產品等。


與此同時,蔣南青表示,鼓勵塑料回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塑料污染問題,這需要依靠從法律上健全“生產者責任延伸制”。一些歐美發達國家塑料回收做得比較好的原因是他們有專門的回收押金制。在實施回收押金制的國家,飲料標準包裝物的回收率通常能達到90%以上。例如,德國自2003年實施回收押金制后,飲料標準包裝物的安全回收率達到了98.5%,顯著減少了生活垃圾體積。


“生產者責任延伸制”就是指生產者應承擔的責任,不僅在產品的生產過程之中,而且還要延伸到產品的整個生命周期,特別是廢棄后的回收和處置。


“我們的問題在于‘生產者責任延伸制’的缺失”,蔣南青強調,這一制度理解起來就是,前端沒人為后端的回收再生成本付費,其中最大的問題在于成本。塑料回收再生這個過程需要工廠生產,生產廠家要回收塑料卻額外增加了成本,所以出現了回收再生塑料成本甚至比生產新塑料還要貴的倒掛現象。


蔣南青介紹了一個解決方案,就是提高再生回收前端分類比率。隨著垃圾分類的推廣,很多社區使用智能回收方式,如智能回收機,來分別回收塑料瓶、紙、玻璃等可再生資源,通過后端再生產品的鏈條,補貼回收成本。這種是基于國際上押金制體系的形式,可以保證回收材料的可追溯性和安全性,但是由于智能回收機設備本身的高成本、規?;占木S持運營和運輸成本很高等問題,很難與其他回收模式相抗衡。


從塑料包裝的全生命周期進行改變


蔣南青表示,減少塑料污染還是要堅持3R原則,即減少(Reduce)一次性塑料的使用,做到“重復使用(Reuse)”和“回收(Recycle)”。在探索塑料包裝綠色低碳循環之路時,我們既要解決現有產品塑料包裝可回收性的問題,以減少進入到環境的一次性塑料,又要解決塑料包裝回收再生產品高附加值問題,以實現可持續回收價值鏈,讓更多的個人和消費終端參與到回收再生活動,并能獲得激勵或者利潤。


另外,蔣南青表示,之前的閉環里面,對于中國來說,出現了一個契機。因為可持續發展理念,一些大品牌要做ESG,要承諾用循環再生材料,并且循環再生材料要達到一定標準,從而實現零碳發展。所以,現在很多大品牌產品在進行前端設計時就設計成后端好回收的、能回收、易回收的產品。例如,只用一種單一材料。


蔣南青介紹,此前塑料包裝和產品本身的設計是限制回收率的關鍵問題。產品包裝設計對于減少不必要的包裝和確保塑料包裝在其使用壽命結束后適合重復使用或回收利用至關重要?;厥粘杀靖叩牟糠衷蚴窃S多產品在設計時并未考慮后端回收要求,如回收企業需要采用人工方式將塑料瓶身的標簽剝離。重視產品設計,考慮回收再生標準,一個是材料本身可回收,且不含有對環境有害的物質,二是從材料到包裝產品的設計,能夠可拆卸、輕量化。


蔣南青強調,隨著政府對于垃圾回收補貼的不斷退出,要增強價值鏈回收途徑,打開激勵方式。國內可再生資源的回收利用體系一直都存在,但與城市垃圾處理體系的不同在于,這個體系是市場化系統,沒有太多的激勵政策和財政補貼。由于低值和分散性,這些塑料包裝回收再生成本增加,經濟性成為循環再生的主要障礙。因此,構建可持續的回收再生循環體系,需要地方政府政策支持,有些城市提供低值產品補貼,或者提供回收再生運營服務許可,并優先采購再生產品。在提高再生產品高值化利用方面,需要有互聯平臺、品牌企業、消費者的共同參與,拓展更大的產品市場。


蔣南青介紹,再生減排潛力巨大,但由于塑料低值性,消費者一般不會在意塑料回收所帶來的經濟收入,而構成閉環最重要的是激勵消費者把塑料包裝送回去,這需要與企業和地方政府合作,給與綠色回收行為更多的獎勵。通過將回收再生產品的減排量與消費者的消費行為掛鉤,形成一個科學合理的回收體系?,F在,各地方和很多互聯企業、銀行推出個人碳賬戶、碳賬本,通過建立碳普惠交易市場,推動家庭和社區的回收利用。企業的綠色低碳循環產品可以通過碳普惠市場得到用戶認可,并幫助企業實現供應鏈的碳減排,實現從企業端到消費端的跨越。


國際公約對中國塑料回收有正向刺激


蔣南青介紹,目前對于循環再生體系,有2022年新修訂的《廢塑料回收與再生利用污染控制技術規范》,規定了廢塑料產生、收集、運輸、貯存、預處理、再生利用和處置等過程的污染控制和環境管理要求。目前再生塑料的標準開始實施不久,2021年發布了12項再生塑料顆粒標準,包括再生塑料的通則和8種塑料樹脂。圍繞著再生塑料的設計、生產、供應鏈陸續推出系列標準,包括《塑料制品易回收易再生設計評價通則》《綠色再生塑料顆粒評價》《綠色再生塑料認證-產銷監管鏈》認證證書,并設計了相關標識。這些標準只針對于從事回收再生的中小企業,他們缺乏足夠的能力和資金提升企業品質,距離再生產品特別是品牌應用仍比較遙遠。


2022年3月,第五屆聯合國環境大會通過了《終止塑料污染:制定邁向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國際文書》決議,決定成立政府間談判委員會(INC),以達成一項具有國際法律約束力的塑料污染防治協議。這正式拉開了全球塑料治理的大幕,年底要開第五次大會。據蔣南青介紹,按照計劃第五次大會應該能夠達成一個統一的塑料公約文本。該項公約會將塑料的全生命周期放進去,從使用回收階段,擴展到上游的生產,不僅看塑料末端污染治理回收,還把前端的生產消費,還有公眾參與全部放進去。這項公約對中國企業而言是正向刺激和新的挑戰。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陶野

編輯 白華兵 校對 吳興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