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以重量輕、可塑性強、制造成本低、功能廣泛等特點在現代社會中得到了廣泛的應用,與鋼鐵、木材和水泥一起構成現代社會中的四大基礎材料。4月22日是第55個世界地球日,主題為“全球戰塑”(Planet VS. Plastics)。


全球戰塑背景下,從源頭減塑到使用場景減塑,正在逐步“重塑”我們的生活生產方式。新京報貝殼財經發布《2024中國“戰塑”產業發展指數報告》(以下簡稱“報告”),根據生物降解塑料、竹材代塑、循環經濟和廢物管理、環保包裝材料、再生塑料五大“戰塑”相關產業41.53萬條企業數據進行編制,評估“戰塑”相關產業在31省份的分布和發展水平。



中國“戰塑”產業指數圖譜:


廣東五大產業全面發展排首位 浙江在再生塑料、以竹代塑等產業上優勢突出


基于以上五大產業,新京報貝殼財經根據天眼查相關行業分地區41.53萬條企業數據,形成五大維度標準化指數,衡量五大產業在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發展情況。綜合來看,減塑產業發展較好的省份是工業基礎較好、產業鏈相對發達、工業部門較為完善的地區。從地域上看,減塑產業的整體發展呈現東部領先的格局,尤其以東南沿海地區長三角、珠三角區域最為發達。分省份分產業看,廣東的減塑產業發展最為全面,在各大產業中均處于領先地位,浙江在再生塑料、以竹代塑等產業上優勢突出。排名第三至第五的省份為江蘇、河北和山東,其中河北在生物降解塑料方面有較為明顯的優勢,居全國首位。




“戰塑”大省實踐樣本:


廣東:廣州、深圳和東莞三座城市集中全省56.6%環保包裝企業


作為中國塑料產業的最大生產地,廣東形成了獨特的產業優勢和發展趨勢。憑借其龐大的產業規模、完善的產業鏈、活躍的技術創新、有力的政策支持和明確的區域分工,已經成為國內乃至全球塑料產業的重要力量,并展現出強勁的發展勢頭和廣闊的發展前景。從減塑產業五大相關企業數量來看,廣州和深圳是兩大核心城市,集中了全廣東52%的減塑產業相關企業。


從企業數量上看,廣州、東莞、深圳、佛山、汕頭是塑料回收企業數量相對集中的城市,五城市企業數量占到全省的約三分之二。廣州擁有較高的廢塑料全年回收總值,并積極推進廢舊物資回收利用。此外,肇慶市則側重于解決廢塑料回收行業存在的問題,如無源頭交易發票、無法正常納稅等,促進后段交易的暢通。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研究發現,廣東在環保包裝方面采取了多種措施,包括推動電商與生產商合作實現快件原裝直發,減少二次包裝,以及在郵政快遞網點禁止使用不可降解的塑料包裝袋、塑料膠帶、一次性塑料編織袋等。鼓勵企業實施綠色采購、綠色包裝、綠色運輸等,以實現產品全周期的綠色環保。


廣東的環保包裝主要集中在廣州、深圳和東莞,三座城市集中了全廣東56.6%的環保包裝企業,其中,東莞橋頭鎮被提名為“中國環保包裝名鎮”,擁有400多家行業企業和148家規模以上包裝企業,形成了環保包裝產業集群。除了上述三城市外,汕頭也是廣東重要的環保包裝產業基地之一,當地企業致力于研發運用環保技術并實現包裝領域的國際化運營。

 

浙江:金華以竹代塑企業數量最多寧波再生資源回收網點小區覆蓋率達97%


在塑料污染治理方面,浙江提出了三年攻堅行動,旨在全面構建海洋塑料垃圾清理體系,打造海洋塑料垃圾治理的“藍色循環”模式,通過數字化改革和創新機制,推動塑料垃圾的減量和高值化利用。從企業數量上看,杭州、寧波、溫州是全省相關企業數量最多的三個城市,占到全省的55.5%,其中,寧波還成功入選了首批國家廢舊物資循環利用體系建設重點城市,再生資源回收網點小區覆蓋率達97%。


在竹材代塑方面,金華市、杭州市和湖州市是浙江竹材代塑產業鏈上相關企業最多的城市,數量占全省的約三分之二。其中,湖州市安吉縣是竹材代塑產業最重要的產業發展地,當地被譽為“中國竹鄉”,擁有近百萬畝的竹林,是當地的支柱產業之一。通過推廣竹制品替代塑料制品,安吉提高了竹產業的附加值,促進了綠色經濟的發展,還集聚了全國一半左右的竹工機械及配件生產制造企業,形成了較完整的竹工機械產業鏈。


再生塑料產業發展方面,浙江鼓勵企業加大技術創新,推動再生塑料行業的高質量發展。通過政策引導和市場激勵,浙江正逐步建立起從廢塑料回收、分揀、處理到再生塑料制品生產的完整產業鏈。同時,浙江也在積極推動再生塑料產品的標準化和認證體系建設,提高再生塑料產品的市場競爭力和公眾認可度。其中,浙江慈溪橋頭鎮的再生塑料綠色發展項目在半年內產值達到了1.3億人民幣,顯示了再生塑料產業在地方經濟發展中的重要作用。

 

江蘇:近半再生塑料產業相關企業蘇州、無錫和南京


作為中國東部沿海的經濟大省,江蘇在塑料回收循環經濟、生物降解塑料、環保包裝和再生塑料產業的發展具有顯著的區域特色和產業優勢。江蘇的環保包裝產業也在多個城市有所發展。從企業數量上看,蘇州、南京、無錫是全省相關企業數量最多的三座城市,企業數量占到江蘇全省的56.2%,其中蘇州的環保包裝相關企業數量超過了11000家。江蘇的再生塑料產業分布在全省多個城市,蘇州、無錫和南京是江蘇再生塑料產業相關企業最集中的城市,三座城市的相關企業數量占全省的46.5%。此外,揚州市政府在推進廢塑料再生利用產業發展的過程中形成了“揚州模式”;常州市在“無廢城市”建設中在多領域形成無害化處置、資源化利用、產業化發展的樣板。

 

河北:再生塑料產業在縣城發展集趙各莊鎮已成北方最大廢塑料回收再生集散地之一

通過鼓勵“互聯網+回收”模式,推廣智能回收終端,培育新型回收模式,河北正努力提升廢舊物資回收網絡化、智能化水平。從各城市企業數量上看,河北的再生塑料產業在各城市均有分布,保定、唐山、廊坊、邯鄲、石家莊為數量排名前五,五座城市的企業數量占全省74%左右。河北的再生塑料產業在縣城發展集中,其中,文安縣(保定市代管)位于河北中部,趙各莊鎮已成為北方最大的廢塑料回收再生集散地之一,被稱為“廢塑料之都”;定州市則有北方循環經濟示范園區,是北方最大的塑料再生基地。


河北正通過政策引導和資金支持,推動塑料產業向綠色、循環、可持續發展轉型。在塑料污染治理方面,河北嚴格禁止生產超薄農用地膜、含塑料微珠日化產品,并推進塑料垃圾專項清理行動。同時,河北還鼓勵快遞包裝綠色轉型,預計到2025年,電商快件基本實現不再二次包裝,可循環快遞包裝應用規模達50萬個。

 

山東:塑料回收循環經濟產業集中在青島、臨沂、濟南

山東通過建立規范的回收體系和提升回收率,促進了廢塑料的資源化利用。在生物降解塑料產業方面也展現出積極的探索和實踐。

從地區企業數量上看,山東省塑料回收循環經濟產業集中在青島、臨沂、濟南等城市,三座城市的相關企業排名為當地前三。其中,青島依托龍頭企業搭建了“互聯網+廢舊家電回收循環利用”的交流合作與服務平臺,打造家電生產、消費、回收、處理全產業鏈條;臨沂則創建了省級循環經濟示范城市、山東省首批再生資源產業園和再生資源分揀示范中心,構建了具有臨沂特色的廢舊物資循環利用產業鏈。此外,淄博通過龍頭企業英科環保再生資源股份有限公司,也打通了塑料循環再利用的全產業鏈,在淄博、濱州兩市還進行了海外塑料資源再生、循環利用的活動。 

 

安徽環保包裝產業集中在桐城、滁州等地區 桐城全國聞名“塑料之鄉”


安徽鼓勵生物基可降解替塑產品研發推廣,如安徽華塑股份有限公司擬投資24億元建設年產12萬噸生物可降解材料項目,預計年銷售收入約23億元,利潤總額約為4億元。安徽利用豐富的竹資源,推動竹產業高質量發展。竹制品作為塑料替代品在日用品、建筑、運輸等領域得到應用,如竹吸管、竹纖維餐盒等。安徽力爭到2027年“以竹代塑”產業體系初步建立。


在環保包裝產業方面,安徽的企業數量排名全國第二,僅次于廣東省。安徽的環保包裝產業集中在桐城、滁州等地區,其中,桐城作為全國聞名的“塑料之鄉”,綠色包裝產業是其兩大首位產業之一,擁有大量通過質量體系認證的企業,桐城市還有專門的產業園區,如雙新產業園和新渡鎮推動包裝產業的綠色發展。滁州市通過建設綠色智能包裝產業園項目,也在積極發展環保包裝產業。此外,懷寧縣依托其工業園環境優勢,形成了以芊芊紙業為龍頭的紙塑制造企業集聚群,是從源頭緩解塑料污染問題的重要方式。


我們注意到,全球對解決塑料污染問題的關注度持續提升,各國已采取各類措施限制或禁止塑料相關產品的生產及使用,其中加強塑料回收再生是國際的主流趨勢。


報告發現,中國“戰塑”歷程從最初的單個重點領域,逐步升級、擴展到全鏈條治理,覆蓋領域和范圍不斷擴大,治理力度不斷加強。在各地政府因地制宜發布行動計劃或重點任務,對塑料制品生產、流通、消費、回收利用、末端處置等環節進行部署。

盡管社會各界在“戰塑”已取得一定成果,但公眾對塑料的生物降解性普遍有所誤解,塑料廢棄物仍有三分之一被不當處置或丟棄,技術限制和經濟成本成為塑料從垃圾桶到生產線最大的阻礙……《報告》發布“戰塑”產業全鏈條觀察發現,在塑料循環產業的源頭端,公眾存在“可降解之惑”——是否使用可降解塑料吸管就對環境無害?公眾對塑料的生物降解性普遍有所誤解——即無論在何種條件下均能自動降解,而事實并非如此。生物降解塑料的降解條件因材料種類和環境而異,大多數生物降解塑料需要在特定的工業堆肥設備中,在高溫(如58攝氏度以上)和恒定濕度的環境中放置180天才能實現降解。根據清華大學研究數據,只有不到0.01%的生物降解廢棄物最終會進入工業堆肥設備,焚燒和填埋(96.77%)是目前生物降解塑料的最終歸宿。而未被合理處置的生物降解塑料,因為難以觸發降解條件,不僅無法在塑料污染治理上做出貢獻,其碳排放甚至可能超過傳統塑料。


成本居高不下,如何讓市場選擇清潔原料,也成為全球“戰塑”的難點之一,可降解塑料和再生塑料在推向市場時均面臨成本居高不下的問題,中國的塑料回收有較長歷史和較多回收點,但擁有先進技術、規?;?、產業布局完整的塑料回收企業數量較少。

最后,《報告》發布全球“戰塑”未來展望:未來,新技術在環保材料和塑料回收領域的應用前景廣闊,正推動行業向高值化、綠色化發展。數字化革命促進了塑料再循環產業的智能制造和網絡協同制造,多產業鏈合作建立的全鏈條循環體系,以及垃圾分類的精細化,都為全球戰塑提供了新模式和新趨勢。

 

 

報告出品:新京報貝殼財經

出品人:蘇曼麗

統籌:任嬌

編輯:方靜怡

記者:白華兵

數據分析師:董怡楠

零碳研究院研究員:陶野任大明

設計:任婉晴

排版:方靜怡

校對: 王心

數據支持:天眼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