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劇集采用暴風雪山莊戲劇模式,以主角費可之死開場,追思會上五位“騙局受害者”的講述,如拼圖一般鋪開了費可謎一樣的人生,以游戲邏輯展開的故事讓觀眾帶入其間。日前,該劇導演申奧接受采訪表示,《新生》中并沒有強烈的刺激案件,而更為集中的展現人性,“人不是簡單的好壞,對錯,二分法。人身上是有很多面的組成,是很立體的展示?!?/p>


《新生》是申奧首次執導劇集。


故事:人不是簡單的好壞

區別于圍繞著鋪陳死亡情節、調查刑事案件展開的“兇殺懸疑劇”,《新生》劇情中沒有離奇兇案,其展現的是每個人生活中看似尋常卻細思極恐的人和事?!缎律分鹘琴M可(井柏然 飾)開場即“下線”,以其遺囑為引,何珊(周依然 飾)、陳樹發(王硯輝 飾)、程浩(黃覺 飾)、張萱(張藝凡 飾)、蘇倩(彭楊 飾)幾位身份迥異的陌生人齊聚孤島,被迫開啟密室逃脫劇本。在島上,眾人將過往和盤托出:費可曾用不同的身份在幾人間游走,以家人、愛人、友人之名獲取信任,騙得錢財之后又帶著所有人的秘密徹底消失。

通過不同人的描述,劇集呈現了費可無處不在的角色扮演,是每個人日常生活中都可能經歷的社會身份轉換的戲劇性另類映像。劇中,費可活成了每一個路過他的人的樣子,他最擅長的就是把別人的武器變成自己的武器。費可把人心化作利器,讓幾位受害者或心軟,或攀附,或突逢墮落與背叛,申奧希望可以讓觀眾看到人性的多個層次?!吧钪谐吮旧淼娜烁窈腿诵砸酝?,我們往往還扮演著社會身份,演的久了,自己都忘了自己是誰?!鄙陫W說:“人不是簡單的好壞,對錯,二分法。人是有很多面組成的,很立體,有很多的層次?!?/p>


費可欺騙了蘇倩的感情和金錢。


人物:把現實中的原型放到劇集里

《新生》展現出不同年齡、身份、際遇的個體對人生抉擇和人性欲望?!缎律分羞x取的五名被害者,申奧希望從年齡、背景、職業上去區分開,其中包括礦業老板、基金副總、外企高管、記者、女大學生,人物選擇盡量做到不同質化。在申奧看來,《新生》塑造了多個不同的人,用特殊的方式野蠻生存,隨之呈現了更加細膩的人性關照。

申奧在籌備電影《孤注一擲》前期調研的工作中,查閱了大量資料,他在網上或者是讀書看報、各類新聞里發現,無論是被哪種詐騙傷害,往往是因為受害者有自己的一個預判,因為過度的欲望一點點深陷其中,“人性的弱點是相同的?!币虼?,《新生》中不僅刻畫了“騙人者”的多面性,還試圖去呈現“騙局受害者”的人性弱點。

劇中所涉及到的五名受害者,申奧坦言,現實生活中都有這樣的原型,比如他自己身邊就有張萱這樣的女孩,很單純的大學生,隨著逐漸接觸到外面五光十色的社會,給她帶來了沖擊和影響,她的生活會隨之發生巨大的變化,以至于無論是內心還是外表,都讓人覺得有點陌生;再比如陳樹發,申奧也見過類似于他這般控制欲很強的父母,導致子女不敢做任何的決定,甚至是做了一些無力的決定以后都有很強的負罪感;蘇倩也一樣,在愛情和利益的糾纏中往往會做出錯誤的選擇,這樣的人物在生活中并不少見?!拔覀兌际前熏F實世界中的原型人物放到劇集里,希望觀眾能夠從不同的人物身上找到和自己有共同點的對應?!?br/>
設置:從“真人”身上搬運細節

《新生》中,幾條故事線勾勒出費可精心布下的龐大騙局,串聯起云遮霧罩的人心。當回憶戛然而止,幾位客人單一視角下的自白中,每個人都掩飾著自己的欲望和惡,按對自己有利的說辭描述過往,真相陷入糾結與反復中。

“故事的暴風雪山莊模式,劇情用游戲的思維做出來,每個人按照設定完成任務?!痹谏陫W看來,《新生》故事的形式,包括選山莊模式,本身就帶有很強的互動性和游戲感,讓觀眾變成其中的旁觀者。在設計行騙者和被騙者的關系上,申奧也希望做出“游戲感”,整個劇情涉及到的規則對于玩家或者非玩家,都會賦予不同的感受,完成任務會有相應的獎勵,申奧認為,這樣的故事會讓觀眾好像變成這個山莊當中的第七個、第八個人,也在聽其他人物的對話,自己做分析判斷。

在設置“游戲感”的同時,“真實感”也是申奧在意的另一個重要元素。申奧表示,全劇花了很大功夫在做服裝、化妝、造型,在網上找了大量現實生活中的真人穿搭,比如劇中涉及到金融界或者外企高管類的人物,劇組會去尋找搜集這類職業人物的真實著裝習慣、生活細節,平時的衣服款式、質地、顏色,甚至是他們喝咖啡的時候用什么姿勢來拿杯子,從這些“真人”身上搬運細節,使得劇中的人物更加接地氣,讓觀眾容易產生代入感。

演繹:張藝凡是一個新人,但絲毫不遜色

在劇中的幾位主要演員中,飾演女大學生“張萱”的張藝凡不僅年齡最小,和其他演員相比,表演經驗也是最少的一個。申奧坦言,自己此前只看過張藝凡出演的電影《少年的你》,因為《新生》中的“張萱”需要具備舞蹈特長,而張藝凡本人畢業于舞蹈學院學芭蕾舞專業,才選擇了她。

申奧回憶,當張藝凡來到現場以后,她的表演,包括化妝、造型,以及人物的微表情都讓現場的工作人員非常震撼,“因為她本人和這個角色差異挺大的,但是她把人物轉變后期的變化塑造得入木三分,很生動。而這個人物前期的部分是一個單純無知少女,她又演得楚楚可憐,那種巨大的反差處理得很好。其他演員都是經驗很豐富的演員,她是一個新人,絲毫不遜色?!?/p>


張藝凡飾演張萱。


拍攝:穿插著拍,最后服裝師和演員都要瘋了


劇中,五個受害人,五條線敘事線索,牽引出五個不同的故事,要在八集的篇幅中完成,緊湊快速敘事的同時,申奧也希望能在其中穿插一些“小細節”,讓觀眾二刷、三刷依然可以找到不同的樂趣?!氨热绠斈憧赐甑谝槐榈臅r候可能沒有感覺,當看到第二遍的時候,你會注意在哪個場面里出現的哪件衣服其實是成套的?!?br/>
如此細節安排也會給拍攝帶來不少的困難,比如同一個場景,很多劇情演員要演兩遍,要有身份的對調,不同人物對同一事件的回憶也有所不同,“記憶是非常主觀的,立場會篡改記憶,甚至只保留對自己有利的片段。劇本里一部分人說的是實話,一部分說的是謊話,大家都在現場搗騰,反復確認,僅僅這些就很燒腦了?!鄙陫W透露,因為全劇的時間線和很多細節設定,因此會帶來某些故事線彼此沖突的情況,“我們會翻來覆去重新整理一些關鍵的道具、服裝等,因為拍的時候會跳著拍,不是按照劇情的順序拍,最后服裝師和演員都要瘋了?!?br/>
盡管全劇層層懸念、反轉,拍攝中接連進行著不同角度拍攝多次,然而申奧并不擔心觀眾會看不懂,因為每個故事都有自己的行為和講述形式,“我們不光是給觀眾設門檻,還要給觀眾搭臺階,不是設立了一個難題讓觀眾破,而是一步一步讓觀眾進入到故事中?!?br/>
談及未來希望嘗試的作品類型,申奧表示,他希望可以創作出“奇觀類”的影視作品,“影像本來就是能夠拓寬觀眾生命維度的,讓大家看到每天生活之外的人和世界?!?/p>


新京報記者 劉瑋

編輯 佟娜

校對 陳荻雁